coffeecat咖啡

我终于画完了,开心,请忽略背景的简陋。你们可以把设计来源看成雨衣和雨伞成精了

写个置顶。
这里咖啡。直接叫咖啡就好。
主混V圈,本命言和,本命cp言洛言,吃除与龙牙外的言和大部分cp。真正属性all言。
另外还有一堆墙头:法扎,兄坑,中华女校等等。
求约稿(板绘填坑需要在假期):
手绘板绘都可(手绘没有扫描仪,用的扫描全能王)
头像一张
简单的10元起价,复杂15起价(可能有变动)
半身30起价,需要设定定制的40起价。看复杂程度。
立绘50起价,设定定制65起价。
以上需要简单背景的加5元到15元不定。
(自己场景不好,所以不约大图)
支付支持微信。(学生没有支付宝)
(板绘定稿后大范围的需要修改不超过四次,手绘定稿后大修改不超过两次)
求约稿啊求约稿,亲友有优惠。

不好好画几张人体我果然退步了,人体崩的我要哭,明明草稿很帅的,画完才发现脖子和腿有问题...黑历史预定+1

各位中秋节快乐,初三党忙到飞起,可能不太有时间画图

总计时长三个小时左右的爽图,所以就不要在意某些细节问题了,设定是非典型ABO,A会发情,当然吃不下的也可以忽略。前3p言洛,后3p洛言233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特别喜欢画亲亲。简介微博复制粘贴的。

发两画风不同的言,果然我家阿和可美可帅,在学校只能画黑白的我。。。

画了下米老师,是睡玫瑰里的小姐姐和米扎,暑假入的坑,尝试画,因为自己本身是个画二次的,画的不像米老师见谅,自己不擅长人像,所以有意见尽管提好了。

一见钟情

#微量ooc有
#cp为言洛为主,言绫为副,都是单相思。顺序为洛→言→绫
#3000+短打,短篇
#既然是单相思肯定不会甜,不要问我为什么七夕还要虐
阿绫戏份不多就不打tag了

        天依第一次看见言和是在一个午后,阳光从室内满溢出来,将她白色的发梢染成金黄。眼前的人一丝不苟地往画布上抹着色彩,用色大胆而鲜明,红色和绿色的碰撞,却不显俗气而是眼前一亮。她蓝色的眼睛一直盯着画,而遗忘了鼻尖上的一小块颜料。而她自己盯着那天空的一角,是的,那眼里透露出的一点灵动,一定是来自天空的赠予。
  天依想,这就是一见钟情吧。
  她们就这样沉默了很久,直到言和在换水时看见了天依。“你就是新来的实习生吧?”她用清爽的嗓音唤道。
  “是的,我叫洛天依。”天依觉得言和一定是用她的画笔在自己的心上涂上了属于她的色彩,不然自己怎么会对她那么念念不忘。
  天依是来实习的,而言和是画廊老板乐正龙牙的好友,她知道自己是没多少机会见到那位大画家的,毕竟她只是个无名小卒,而言和,她在画廊里看到过她的画,那底下的标价让初出茅庐的自己暗自咋舌。
  她开始关心言和的一举一动,她画画喜欢用什么牌子的颜料,什么样的光线到她的饮食习惯,穿衣风格,天依全都知道。可惜她还不知道一件事。
  那天天依看见言和进了乐正龙牙的办公室,她听见了两个人的对骂声,却是两个女声。她听见拍桌子的声音,听见质问的声音,听见抽泣和哭号的声音,最后,一个声音沉默了。她听见言和低声下气哀求的声音。她清楚里面的人是乐正龙牙的妹妹——乐正绫。她发现了她所不知道的秘密。
  “阿绫,求你不要分手,别闹了,好不好?”
  天依可以根据这断断续续的声音想象到言和的模样,双眼红肿,头发凌乱,刚刚嘶吼过的嗓音变得沙哑。她不想承认而不得不承认的事是,言和喜欢乐正绫,而乐正绫不喜欢言和。
  天依就那么因为还没有开始的爱恋的中断而浑浑噩噩,她反复翻看自己偷拍的言和的照片,她喜欢收集,现在她把这种爱好放在了言和身上,她最喜欢的还是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她抓拍到的她的笑颜,但她已经不再拍摄新的照片了。
  她把照片整理好,放进私密的小盒子里,背后的门吱嘎一声,让天依吓了一跳。她转头看见是熟悉的阴阳头,不禁暗自吐槽是不是又要加班了。
  “天依,她喝醉了,你应该认识的吧,言和,麻烦你照顾她一下。”
  天依这时才看清楚龙牙身上的是什么,看不清她的脸,白发乱糟糟地堆在龙牙的肩上。他把言和放到沙发上,走出门说了句他有事先走了。
  天依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机会仔细端详她的心上人,在酒精的作用下言和的脸红彤彤的,眼角也是红的,睫毛上甚至还挂着一些细小的泪珠。浑身散发着酒味,和原本的薄荷香混杂在一起,变为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怪香味,不过天依并不很讨厌。
  言和嘴里嘟嘟囔囔着什么,大概是些醉话,伴随着酒气喷出,让天依不想注意到都难。
  “龙牙…你说绫她,为什么不喜欢我呢?”
  天依轻柔地用手抚摸着言和的脸,没有言语,她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  手被一把握住,对方的眼睛半眯着,眼神朦朦胧胧的,嘴里喊着她所嫉妒的人的名字。
  “阿绫?是你吗?你回来了?”
  天依讨厌这音调里的欣喜若狂,她不知道言和和对方的经历,但她对言和一定非常重要,也把言和的心给伤透了。她咬着唇,紧捏着裙摆,思考着什么,她想替言和做点什么,即使是无用功也好。
  乐正绫看着面前的这封信,不知道该说什么,她知道按言和那温柔而内向的性格,是不会给自己半点难堪的,这样怒气冲冲的话从来不会出自她的口中。自己的哥哥?龙牙那个死妹控就算为言和打抱不平,也应该当面说才是。那是谁呢?给自己寄了一封信就为了骂自己?看着来自画廊的地址,她陷入了沉思。
  高跟鞋在木地板上发出咚咚咚的声音,极其醒目的黑色长发随意的在末梢绾成一个圈,在乐正绫的背后肆意摆动。“哥,我有样东西给你看。”
  本来埋头工作的乐正龙牙听见自家妹妹的声音连忙应声。看到她的脸色,龙牙断定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。他狐疑地走上前抽去信封。
  “阿绫,你来了!”
  动作被一声清脆的呼唤打断,那个挂着满脸笑意的人探出头来,全然没有刚刚被甩的人的悲伤,但谁也不知道她是真的释怀了还是装的。
  “和?你还好吗?”绫看着眼前的前女友,她知道对方对自己的爱,所以她很担心。
  “我,我很好,阿绫,我还是想你。”言和淡淡地笑着,像她从前呼唤她一样。
  “可我们结束了,我已经不爱你了。”乐正绫看着言和的眼睛,她在里面看到了闪躲,她们该认清事实了,可言和还沉溺于爱情的海洋里无法自救。
  看完了信的龙牙默默看着眼前的闹剧,他很清楚这信是谁写的,但是他并不想把真相告诉乐正绫,给她们留个情面,这样对大家都好。
  他看着对面那个灰发的少女,脸上带着稚气,眼神里却透露着坚定,他把她招进来也真是个错误。
  “你喜欢…言和,对吧?”他叹了口气,最终还是说了出去。
  “啊?嗯。”天依先是一愣,后又有些羞涩地点头。
  “我熟悉阿和,她是认定了一个人一辈子不放手的那种,我劝你放弃吧。”龙牙又晃了晃手里的信封,“下次别写信骚扰我妹妹了。”
  “可我也是这样的人。”天依半侧着头,笑着回答。
  天依看着言和一天天越来越沉默寡言,原本她进入画室时对方还会打几声招呼,现在根本连头也懒得抬,她看过这几天阿和一直在画的那幅画,是一个穿着红色拖地长裙的女子,手捧玫瑰,眼神自信而充满爱意,那大概是言和心目中的乐正绫,或者说,在她们还是情侣的时候,她曾是这样的。
  “那个,言和,你的饭我送来了。”她出声提醒道,言和画画一向是那么痴迷,她第一次见面就见识过了。
  “谢谢,放在那里吧。”对方轻声回答。
  “看上去言和很喜欢这个人呢。”天依在一旁说着,话一出口,她便开始埋怨自己的鲁莽。
  “是啊,一生挚爱。这是前年一起去欧洲,碰上朋友舞会的邀请时她的样子。”言和的眼神空空的,大概在回想曾经的快乐时光,“洛小姐有喜欢的人吗?”她脸上泛起苦涩的微笑。
  “有,也是一生挚爱,”洛天依顿了顿,“可惜她不喜欢我。”
  “同是天涯沦落人啊。”言和感叹了一声。
  是啊,同是天涯沦落人,可眼前的人喜欢你,你知否呢?
  天依想起言和第一次握她的手,即使只是因为对方喝了酒,现在想来,也是格外的温暖,她眷恋对方身上薄荷色的体香,温柔得能滴出水的眼瞳,眷恋她那天马行空的想象力,无时无刻的点滴关心,即使那不属于她一个人,她眷恋属于言和的一切,她眷恋言和,甚至是那让她嫉妒的痴情,只是这样眷恋,对于自己就足够了。
  “言和,我想你帮我画幅画,可以吗?”天依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  “好啊,你想要什么样的?”对方爽快地答应。
  “我想要看你画自己呢。”
  “哎!我本来以为你会让我画你呢。”言和故作夸张地惊讶地回答,“不过你帮了我那么多忙,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  天依这辈子都珍藏着这幅画,画上的内容和她第一次见到言和竟出奇的相似,同样的午后,同样的画布,同样的专注眼神,仿佛以前被定格在了她一见钟情的那个瞬间,连同这被深埋的炙热感情一起被定格。
  前不久言和去世了,也是,都是中年人了,也该面对生老病死了,言和一生未嫁,为了谁,天依心里很清楚,她不也是一样。
  对于言和的死,她没有太过的嚎哭,只是默默地参加了葬礼,默默地送行,最后在众人走后和墓碑说了一会儿知心话,告诉她:“我喜欢你。”
  有收藏家找到过她,想要收藏言和的自画像,毕竟言和也是个小有名气的画家。但天依从来没有回复过他们什么。对于天依来说,自己心里的言和就住在那方小小画布上,她永远不死,自己又怎能把自己的心上人舍弃。
  领居家的小孩子常常来天依家串门,因为一双和那人神似的蓝色眼睛,她畅行无阻。
  “阿姨,你相信世界上有一见钟情吗?”小孩仰起头天真地问。
  “我相信。”
  “我可不相信,公主和王子总是一见钟情,真假!”小孩气鼓鼓的说,黑色的发梢一颤一颤的。
  “一见钟情是真的,可是一见钟情的人之后可不会再见倾心。”天依笑着怜爱地摸摸孩子的头。
  “之后呢?快点,快点!”孩子兴奋地想要听到后续,她以为亲爱的阿姨又要讲故事了。
  “之后就没有之后了。不过是两条平行线的偶然相交罢了。”